典四川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美食 > / 正文

西安路:書寫新時代的國泰民安

Admin 2019-11-08美食

一磚一瓦,皆有心跳﹔一塵一土,仍有體溫。

躲過城市的喧囂,獨行在古老的小巷,靜聽細雨,看屋檐蛛絲飄零。屏住呼吸,跨越時空,與故人來一場擦肩而過的回眸。抑或獨倚舊時門扉,任竹幾茶杯漸涼,邂逅一曲琴台古韻!

新中國成立70年來,成都從西南內陸城市,一躍成為改革開放前沿陣地、國際化大都市。在2018年9月召開的成都市世界文化名城建設大會上,四川省委常委、成都市委書記范銳平提出,努力把成都建設成為獨具人文魅力的世界文化名城。

成都70年的發展,也是新中國發展的一個縮影。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,人民網記者走進成都老街老巷,挖掘過往歷史,打撈塵封舊事,梳理城市文化脈絡,即日起推出“觸摸成都老街文脈 見証70年滄桑巨變”——成都10條老街系列報道,通過文字、圖片、視頻,以舊巷、老人、老照片背后的故事,展現中華人民共和國波瀾壯闊的發展足跡。

20世紀90年代的西安中路。嚴永聰 攝 成都市金牛區網信辦供圖

佳麗南朝地,偏安不可求。風掀黃海浪,兵逼白門秋。未覺還家樂,翻成避地憂。覆巢悲累卵,何處足淹留。——摘自黃稚荃《丁丑秋避寇還蜀雜詩》

1937年,全面抗戰爆發,人們顛沛流離,中華民族處在了危難之際。這一年,蜀中才女黃稚荃回川,途中寫下《丁丑秋避寇還蜀雜詩》,流露出愛國愛民、悲天憫人的情懷。但回到四川的她發現,這裡也並非安平之地。

抗戰期間,日寇對成都進行了長達6年的無差別轟炸,史稱“成都大轟炸”。當時,百姓人心惶惶,城內市民因“跑警報”(躲避空襲)不得不客居城外。原本人口較少的環城右路,人流開始聚集。

戰爭年代人們所渴望的,不過平安而已。1947年,人們將環城右路的一段,更名為“西安路”,意為“願西門地區平安”。這就是西安路街名的由來。

70年前,新中國成立,“西門地區平安”的願望從此實現。70年后,西安路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路上原本不起眼的棗子巷,也被打造成了一條承載中醫藥文化的“醫、養、游”情景式體驗特色街區。

一條小巷 薈萃幾多人文

西安路,由北、中、南三條大路組成,東連寬窄巷、南臨琴台路、西望金沙遺址、北接帝王陵墓。

在西安中路與西安南路交匯處西側,有一條因曾有一片棗林而得名的小巷子——棗子巷。棗子巷的歷史並不久遠,但就是這樣一條小巷,卻出過好幾位知名人物。黃稚荃、劉子華、戴季陶等都曾在此居住。

晚年的黃稚荃,就一直住在棗子巷,直至辭世。黃稚荃長於詩、書、畫、史,號稱“四絕”,有“蜀中才女”之譽。她早年畢業於成都高等師范國文系,1931年以全國前4名考取北京師范大學研究院,並先后任四川大學附中、成都第一女子師范、成都第一師范、大同公學、成都公學教師和四川大學文學院教授等職,名重士林,聲望極高。

民國時期的知名政治人物戴季陶夫婦曾合葬於棗子巷(后因城市建設而遷墳),其墳位於其母墓地之側。傳說,棗子巷得名的棗林,就是戴季陶生前在其母墓地種下的幾棵棗樹生長而來。

位於棗子巷街口的牆畫,描繪了小巷的老景。王思怡 攝

據老街坊們回憶,新中國成立初期,棗子巷還是一條鄉村小路,兩側是農田和零散的瓦房。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,成都三十二中(現成都財貿職高)、成都中醫學院(現成都中醫藥大學)、四川省地礦局物探隊及水文隊、四川省政治學院(現四川省社會主義學院)相繼聚集到棗子巷。1978年,成都中醫學院附屬醫院(現成都中醫大學附屬醫院)也遷到了這裡。

本地作家張若干曾撰文:“我家住老城西棗子巷。小時,伙伴們常在棗林裡捕呢嘎子(四川話,即蟬、知了),在墓地草叢中逮蛐蛐,在林間或墳地滿世界藏貓貓、打游擊、戲耍逗樂。有淘氣饞嘴的娃娃偷摘紅棗吃,被主人發覺后立馬轟走。”

68歲的老街坊劉世泉回憶,以前的棗林邊有間名為“棗庄茶社”的茶鋪,來往行人常在茶鋪歇腳、喝茶。茶鋪有幾匹馬,專門為往來農戶客商運貨,相當熱鬧。

如今,棗庄茶社已經成為歷史,但棗子巷的繁華仍在繼續。

一家老館 牽挂遠近游子

搜索
热门图片
最近更新

Powered By 典四川